• <th id="zllij"></th>

    1. <th id="zllij"><kbd id="zllij"></kbd></th>
      <th id="zllij"></th>
        <tbody id="zllij"></tbody>
        <nav id="zllij"><big id="zllij"><address id="zllij"></address></big></nav>
        您的位置:首頁 > 要聞 >

        天真的疲憊

        2015-10-12 11:11:13 來源:

        評論

        《火星任務》改編自小說,看時我聯想到的卻是另一部小說作品《泰坦星的海妖》,作者馮內果,沒錯,就是你在中學時應該讀過的《第五號屠宰場》的作者;如果中學老師在英文課上沒跟你介紹過他,便是他的失責。

        馮內果常以離奇荒誕的小說情節帶出深邃思考,亦喜歡把時空穿越和星際旅行帶入劇情,《泰》說的便是星際殖民的反省故事,人類用盡方法跟外星人接觸,成功了,發現了無數星體的無數生物,誤以為從此能替地球拓建新的出路,豈料,外星人比地球人更懂得攻心計和厚黑學,把人類愚弄得團團轉,甚至令人類成為星際政治中的犧牲祭品。原來所謂開拓,只是人類的狂妄想象,一山還有一山高,萬般意外不由人,人類唯有甘拜下風。

        故事主角的領悟是:去到哪里都一樣。地球的東南西北,星際的海角天涯,原來皆要面對變幻情景,人類所能控制的部分其實少之又少。若能控制自己的欲求,已經算是最大的成功。

        馮內果是個穿越迷,《第五號屠宰場》里的男主角便在時間空間里游走與迷失,發現所謂一生,只是無數時空節點的不連貫接合,沒什么道理可言,但人類,可憐的人類,總要在無道理中尋求道理。所以馮內果在多篇作品里皆曾借人物之口感嘆:“硬要在一個沒有道理的世界里講道理,理所當然地使人疲憊不堪。”

        可是,沒法子,地球如此不堪,生命如此混亂,于馮內果,時空穿越和星際旅行是人類的最后撤退希望,如果連這希望亦不保持,人類幾陷絕望。而吊詭的是:人類總在撤退的過程里發現撤退純屬假象,這希望其實亦是絕望,唯有認為此時此刻的地球是我們的唯一存在,并從新做起,始可找到活下去的理由。拋棄所有的宏偉希望,始有可能尋得卑微的存在希望。

        《第》說不是有這樣的情節嗎?外星人把男主角抓到宇宙飛船里,百般譏諷,對他道,我們游歷考察了幾百個有生物的星球,發現人類是唯一整天關注自己“快不快樂”的智慧生物。我們實在搞不懂,“快樂”是什么?“快樂”真有這么重要?人類諸種痛苦,往往源于執著快樂。

        美國人是太空迷,從小孩子到老頭子,皆喜仰臉望天,好奇無垠星空之外到底有些什么;而且,真有“之外”嗎?搞不好宇宙無限,根本無內外之別?!痘鹦侨蝿铡费永m了這想象傳統,也跟馮內果接上了軌,永遠追續天真的疲憊,只因,里面有快感。

        [責任編輯:]

        參與評論

        每日推薦

        圖片新聞

        涪陵視覺

        国产一区电影免费
      1. <th id="zllij"></th>

        1. <th id="zllij"><kbd id="zllij"></kbd></th>
          <th id="zllij"></th>
            <tbody id="zllij"></tbody>
            <nav id="zllij"><big id="zllij"><address id="zllij"></address></big></nav>